好手信 上海 枫泾黄酒有千古,渔樵闲话谁人听?

枫泾黄酒有千古,渔樵闲话谁人听?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古往今来,圣贤皆是高处不胜寒,寂寞无人问冷暖,只有那些会喝酒的人,才能留传美名。
悠悠千载故事,尽入一杯酒中。一家酒馆,可以如同隐士一般藏身于吴越交汇的市井深巷,一坛枫泾黄酒,也能窖藏于枫泾小镇之中,静待会喝酒的人前来寻觅。
正如这个于繁华上海之中取得一方宁静的古老小镇,在悠悠的岁月中沉积下浓厚的历史,于光阴变幻中沉淀为一滴醇厚的故事。

酌此一杯酒,与君话千古

枫泾酒馆已经很老了,它巍然屹立在历史的长河中已经有九百多年。古朴的木制板门上一痕一刻都是时光的雕琢,高过膝盖的门槛诉说着过往的沧桑,岁月的风声如江南女子的吴侬软语,在酒馆内,询问着坐在长条板凳的食客需要喝些什么酒。

方桌的棱角已经磨得圆滑,黑白分明的陶瓷大碗已经摆上,三三两两的食客已经落座,只待掌柜的上一坛好酒来畅饮闲说。九百多岁的掌柜一摇一摆地走来,鹤发在风中轻摆,脚步却铿锵有力,他笑吟吟地捧来一坛枫泾黄酒,为食客们依次斟满。

来,酌此一杯酒,与君狂且歌!

酒馆门外,悠闲自得的唱书人走过,没有丝弦伴奏,没有管乐舞曲,街上的往来人用喝声帮腔儿,忽而婉转低鸣,忽而铿锵高亢,忽而豪放蓬勃,忽而幽然寂静,一时之间,也分辨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在酒馆外说唱。凝神定睛一瞧,唱书人竟然是南宋名将韩世忠将军!

自古英雄爱美酒,韩世忠将军驻守在枫泾镇抗击金军时,他命令军中制造一种名叫“四耳祭瓶”的器物,这种器物大肚小耳,能用麻绳穿耳并系在腰间。韩家军在四耳祭瓶中装满枫泾黄酒,行军打仗之时,便豪气冲云般将枫泾黄酒一饮而尽,再上阵杀敌。

曲终人将散,杯酒寄情怀

酒馆内,食客们已经喝得兴起,兴致盎然间便也跟着酒馆门外的韩世忠将军唱和了起来。一曲终了,掌柜不禁拍手叫好,却又感意兴阑珊,便捧出了他珍藏了30年的黄酒。

掌柜坐下来,在这坛黄酒氤氲而出的厚香酒气中,诉说起了过往那段吴越同舟的故事。
春秋时期,吴越两国交伐频繁。在界河间的一艘渡船上,乘坐着吴、越两国人,双方见面如仇敌,都一脸谨慎小心。
当渡船行到江心时,忽然天天降暴雨,狂风大作,汹涌的巨浪一个接着一个向渡船扑来,一位越国的老太太被剧烈摇晃的渡船掀翻,跌倒在了舱里。
老太太怀中的酒坛滚落到了船板上,就要颠出船舷之时,老太太大声呼喊:“我的酒,我女儿出嫁的酒!”千钩一发之际,掌舵的吴国老艄公用尽全力控制住船舵,他的副手把酒坛抢回稳住,乘客们纷纷帮忙解开桅杆绳索,降下篷帆,让渡船平缓了下来。

狂风暴雨之中,不管是吴人还是越人,在别人面临危难之时都选择了相互配合,出手相救,最终共同战胜了海浪,同舟抵达了彼岸。

掌柜豪饮着黄酒,眼神迷离,脸颊通红,显然已经沉醉在了民族交好的历史中。在枫泾古镇,吴越之间有着一条河流为界。但在历史的车辙中,这条界线早已经被抹平,唯有枫泾黄酒,在一个又一个的历史故事中传承千年,绽放光彩。

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侵删请联系 jianyi@haoshouxin.com

长按二维码 当地手信随时查看

来源好手信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oshouxin.com/2022/05/05/9767/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jianyi@haoshouxi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