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手信 武汉好手信 那年封城的76天里,整个武汉都在想念“热干面”

那年封城的76天里,整个武汉都在想念“热干面”

在前两年武汉封城的76天里,居家隔离的武汉人民,最想念的便是楼下五块钱一碗的热干面,为了解馋,武汉人集体将热干面订单直逼某宝素食类榜首。
  
  
热干面之于武汉人或者在武汉待过一段时间的朋友来说,它不仅是众多“过早”品种之一,不仅是一种汉味特色小吃,而是一种情怀,纵使离汉千万里,提起它喉管和味蕾总是不经意跳动。
  

诞生于码头文化

  
在20世纪30年代初,人民物质生活并不富裕,大家饮食普遍缺油水,饱腹抗饿变成了当时老百姓的第一饮食需求,一碗碱水面再裹上一层浓郁醇香芝麻酱,唇齿留香,回味无穷。便宜又管饱且好吃,是当时热干面能武汉迅速流行起来十分重要的原因。
  
  
大名鼎鼎热干面“头牌”莫属的老字号蔡林记,创始人蔡明伟继承食贩李包延续前人切面做法,将面煮熟、沥水……并反复改良形成了一套特定的技艺流程——把面煮七八成熟,然后快速降温并均匀抹上油,这样卖面时,出货量就快了。然后再淋上芝麻酱,别提多香了。
  
  
靠着长江的武汉盛行码头文化,码头工人靠出苦力赚钱,养成了做人实在,做事爽快,过早也麻利的习惯。直到现在,很多武汉人过早还喜欢端碗热干面,边走边吃,风风火火。码头工人劳作时间长,需要一次吃得饱,热干面的分量足、价格低,正好顺应了码头工人的这一需求。
  
  

热干面吃法“演变史”

大约在10多年前,湖南米粉作为湘味美食进攻武汉,与热干面并驾齐驱成为过早必选粉面类榜首。在经营湖南米粉的过早店铺里,也会为了营业额的增长顺带供应热干面,于是小店老板们也会顺手在煮好的热干面里加一勺湖南米粉的红油卤水,既让化解了热干面的”干“,吃起来更加口感顺滑,也符合一大批重口喜辣的武汉人的口味。一时间,加卤水成了热干面的新标配。
  
  
近年来,外地的食客慕名蔡林记而来,吃到了蔡林记店里黑芝麻酱的热干面后,便开始认定满大街的黄芝麻酱热干面是不正宗的“水货”,念旧的食客也开始怀念老口味的热干面,于是乎,纯味不加任何辣味卤水的热干面又卷土重来。
  
  

无可替代的城市符号

现如今,武汉人吃热干面正适应了当下飞速发展的城市化节奏。从下面到完成佐料的调配加工,下面的师傅手速快地像打碟,不到30秒的时间里,一碗热腾腾的热干面就被送到食客手里。
  
  
武汉人吃热干面的速度也是尤为之快,在武汉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有人一边赶着上班,迈着急匆匆的步伐,手上也丝毫没闲着,端着一碗热干面,挑起一大坨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五分钟的时间热干面下肚,吃罢后再喝上一杯密封好的豆浆,带着心满意足地表情奔向城市里地各大写字楼。
  
  
在“热干面制作技艺”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申报书中,有句话是“热干面与武汉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最能代表武汉人性格和文化的兼容并蓄,细腻而粗犷。”
  
  
谈到热干面的细腻这一特点,著名武汉文化名人何祚欢说,热干面很能代表武汉人的性格,热干面的外表是粗放的,似乎人人都可以做,但内核却是精致。这个精致就体现在做面的师傅,对作料的地道选材,以及做工的讲究。
  
  
在民间,武汉热干面久负盛名,与北京炸酱面、山西刀削面、兰州拉面、四川担担面并称为我国的“五大面条”。
  
  
思念武汉从热干面开始,哪怕隔着口罩,一句“您七热干面了冒?”就暗示着滚烫而热烈的生活气息,在煮沸的热水,挑起的碱水面中慢慢归来,提起武汉手信,热干面当之无愧排名第一。
  
点击立刻购买 武汉热干面香辣原味
  

点击立刻购买 武汉热干面干碱面

部分图片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侵删请联系 jianyi@haoshouxin.com

长按二维码 当地手信随时查看

来源好手信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oshouxin.com/2022/01/19/8396/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3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jianyi@haoshouxi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